拓斯達:由注塑自動化向全行業自動化轉變


當下的中國自動化市場,涌現出許多為企業成功應用自動化而服務的系統集成商。他們根據企業實際應用的需要,做周邊設備的配套,甚至優化設計整條流水線,實現自動化。廣東拓斯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自2007年以來,該公司整合國際與國內的優勢資源,為注塑周邊客戶以及合作者提供整體自動化解決方案和技術服務。近年來隨著國際主流自動化供應商與產品用戶關系日益緊密,制造業各種需求層出不求,拓斯達也朝著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拓斯達開始將服務制造業作為核心理念推進,即針對所有制造業行業提供整套低成本自動化解決方案。在注塑行業打下堅固基礎,積累豐富的自動化應用實例,為拓斯達進軍其它行業提供了寶貴經驗。對此拓斯達董事長兼總裁吳豐禮表示:為了適應未來自動化多元化發展,拓斯達專門成立了自動化應用部門,進一步細分行業服務項目,由國外資深自動化工程師領導,每一個行業都有專門的技術人員對接,比如手機、家電、導光板、日用品行業等。只要哪個行業需要技術支持或自動化改造的需求,拓斯達都有相對應的工程師對接,致力于由注塑自動化向全行業自動化的轉變。

正如其英文名稱“TOP STAR”所代表的含義一樣,拓斯達儼然是當今注塑和自動化行業的一顆頂級巨星。成立至今一直保持平均每年60%的高速增長,遙遙領先于行業的發展水平,被業內公認為最具成長性企業。拓斯達憑借良好的業績表現和強勁的發展勢頭登“2014福布斯中國非上市潛力企業100強”,位列第30名。


在記者前往拓斯達公司采訪的前一天,傳出了拓斯達公司在新三板掛牌的新聞。新三板是全國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權交易平臺,主要針對創新型、創業型、科技型、成長型中小微企業。對于這個消息,吳豐禮顯得輕描淡寫,認為這只是一種巧合,并不是拓斯達發展戰略當中的一個步驟,只是發展計劃當中的小插曲,不太有慶祝的理由。他打了個形象的比方,本來是在國道上駕駛,突然發現有一條小路,可能風景不錯,就開進去看了看,但欣賞了風景之后還是會回到國道的。吳豐禮表示:“對于立志遠行的拓斯達團隊,正如冬日待飛的大鳥,天高路長,任憑瑟瑟寒風,一如既往在路上。”


國際政治大環境等眾多因素使得2014年成為不確定性更多的一年。拓斯達不僅沒有受到影響,反而依然保持強勁發展勢頭。在9月份北京CIM展覽上,該公司市場總監張延虎曾告訴本刊記者,拓斯達在9月底就已經完成了全年的產值,剩下的3個月是為2015年產能再翻番做準備。當記者向吳豐禮詢問全年業績時,他沒有給出明確的量化數據,只是表示拓斯達每年都在以同樣的節奏在走,不會太快,也不會太慢,這和企業的發展階段有關系。在草創階段,要做的是狠踩油門,能跑多快就跑多快。高速跑了三年之后,發現要踩剎車了。“快時踩剎車,慢時加油門,一張一弛,文武之道。拓斯達在行業里肯定是發展最快的,但我認為一如既往扎扎實實打好基礎才是最重要的。”吳豐禮說道。


從創立之初,拓斯達就確立了“研發為王”的戰略方針,構建了完備的研發體系,不拘一格引進人才。目前已擁有100多名專職研發人員,其中包括來自加拿大、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臺灣的國際化專業人才。通過自主研發和積極引進吸收國內外的先進技術進行技術再創新,公司產品在電子元件、精密制造、汽車、醫療、電腦接插件等行業備受矚目。目前,與拓斯達建立并保持穩定聯系的大中型客戶有3000多家,包括ITT、富士康、捷普綠點等世界500強企業,以及中國航天、正崴、美的、海爾、TCL、長虹、康佳、比亞迪、勁勝、格蘭仕等國際國內知名企業。據吳豐禮介紹,拓斯達是國內為數不多的把自動化產品打進富士康的企業,項目由國外團隊負責,一次性通過,令到富士康總部都驚訝于這是一家由中國企業提供的解決方案。


拓斯達的自動化基礎成熟,對于任何行業的應用都能迎刃而解


拓斯達在塑料行業倍受矚目,吳豐禮將企業能走在行業前列的原因歸功于產品結構調整,他甚至把拓斯達定位于非塑料行業的企業了。拓斯達經歷了幾個階段,最開始時是塑料輔機階段,接著是機械手階段,與一般廠家不同,主要是做應用于鑲嵌、埋入等復雜應用場合的五軸機械手,向市場共銷售了約2000臺五軸機械手,而單軸機械手賣得較少,因為此領域的競爭焦點是拼價格?,F在的拓斯達核心產品處于自動化應用階段,今年在自動化市場的銷售情況非常好,發展超出期望。在產品的三駕馬車中,機械手已經超過輔機,吳豐禮認為單一的塑料輔助設備再有大的成長已是比較難的事情,能維持已屬不錯,而機器人自動化在三足鼎立中已經異軍突起。


2012年開始,拓斯達涉足整廠自動化,現在已經比較成熟。吳豐禮向記者闡述道,整廠這個概念從宏觀來講,有人的地方都會有自動化,從微觀來講,每一個崗位每一個工序都可能用到人,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應用自動化替代。工站的自動化和整廠的自動化是不同的兩個概念。從小做到大容易,而從大做到小會更難。拓斯達就是這樣的一種企業,從小做到大,然后又從大回歸到小,把整廠自動化做好了,再回歸到細節的工位。

人人都在提自動化行業,而吳豐禮的獨特觀點是要做“行業自動化”。每個行業都有它獨特的地方,術業有專攻,不可能一家企業把所有應用都做好。拓斯達設立了多個項目組,每個項目組就相當于一個獨立的小公司,在各自領域做專,從而實現更多領域之間的融會貫通。以手機行業為例,無論是蘋果(iPhone)、三星,或者是華為、中興、酷派、步步高,都有應用到拓斯達產品,在這一行業至少占有70%的份額。但吳豐禮很清醒,他意識到如果陶醉沉浸于此,企業末日就會來到。據他介紹,高端智能手機紛紛拋棄塑料而改用鎂鋁合金,2014下半年手機生產廠家多數減少了采購注塑機,高端平板電腦也紛紛轉用五金材料,這就是產業替代。所以拓斯達時刻做好轉型的準備。在吳豐禮心目中,行業發展到巔峰之時轉型與衰退或谷底之時轉型是完全不一樣的,最聰明的企業是在行業興起時就知道某個時候會達到最高點,在發展到半山腰時他已經開始轉了。當然這種轉型需要有足夠的糧草兵力做后盾,利用當前創造的利潤能去孵化新項目。拓斯達也正以這種思路在前進,因此在機器人自動化領域實現著不斷的突破。“注塑只是我們的立足之本,我們有著非常成熟的自動化基礎,對于任何行業的應用,我們都有實力迎刃而解。”

針對自動化。吳豐禮提出了一種“三無”的說法。


一是無中生有,即創造需求。中國的產能已經過剩,完全依賴大規模擴產來推動總是會衰竭的。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自動化,它優化工藝,提升效率,降低損耗和成本,提高利潤,產能過剩對此是沒有影響的,自動化在創造需求,比如一個崗位有10個工人,因為工藝未優化而浪費其中2人,自動化通過工藝優化把10人變成8人,最后通過設備替代而只剩下1人,這種需求一定是有的。他認為世界從不缺乏美,而是缺乏發現美的人。拓斯達就是要為客戶創造需求,永遠都在尋找藍海。


二是無處不在,凡是有藍領工人的都需要優化,不再局限于注塑行業或是其它某個行業。吳豐禮說:“拓斯達的價值觀是 - 讓工業文明回歸自然之美。我始終認為人是最有靈性和智慧的動物,人應該享受高科技所帶來的高品質生活,應該去從事更有價值的事情,從枯燥、危險的環境中被解放出來。所以無論是注塑、五金,還是噴涂、組裝,自動化都能幫助解決問題??蛻粼谀?,我們就在哪!”


三是無可比擬,即唯一性。規?;圃炜梢越档统杀?,個性化定制可以提供更加貼身的方案,如果能實現降低成本和個性化方案,這就是產生了核心競爭力,也就是無可比擬。“機械手行業比我們做得早的企業多,但為什么拓斯達機械手業務在幾年間發展迅速,是因為我們更多地是做方案。只有通過機械手提供給客戶整套的解決方案,機械手才是最有價值的。行業有些人弄偏了一個問題,客戶到底需要什么?客戶是想通過機械手或機器人解決問題。如果賣給客戶的機械手機器人不能解決問題,那就是害了客戶也坑了自己!營業額并不是我關注的,我關注的是拓斯達在做的事情,別人能不能做到。拓斯達已經擺脫制造機器和賣機器的發展階段,正以低成本的解決方案服務于制造業。拓斯達正經歷著一場蛻變,而這種蛻變更多是一種自我革命。”吳豐禮如此表述。


本刊2014年12月刊的“編者的話”- 《順勢者昌》一文中有提及拓斯達的文字,當記者將此內容展示給吳豐禮時,他也非??隙槃荻鵀榈睦砟?。他指出,能順應勢的人,肯定是一流的。次之,沒有看清勢,沒有先知先覺,但有后知后覺,能把大家都在競爭的東西做到極致,也是相當了不起的。他引用了國學大師南懷瑾曾經說過的:第一流的人早早地買好車票在等車,車一來他第一個上車,找到最好的座位,知道“勢”的人占領著制高點;第二流的人也買好了票,但在他之前已經有很多人排隊等車了,上車后要憑實力占得一席之地,所以沒看到勢、后知后覺的人只能面臨殘酷的競爭。第三流的人則是連票也沒預先買好,等他匆匆忙忙買了票準備上車時,也許等著他的只是是一縷黑煙了。


在吳豐禮的辦公室擺著一張拓斯達新工廠的效果圖,記者對此很關心。吳豐禮透露,新工廠規劃占地8萬平方米,位于環境優美的松山湖直屬區,但限于目前土地審批不容易,雖然生產廠房用地已獲批,但生活宿舍用地還在待批之中。

拓斯達新工業園區令人期待

★  對話吳豐禮

※《塑膠工業》: 恭喜拓斯達在新三板掛牌。請問您對企業能擁抱資本市場有何感想?
吳豐禮:抱以平常心,企業好不好與上市沒有關系。每家企業有不同的特質,如股權結構,和企業家個人的價值觀,我個人對此是完全開放的,對任何事情都永遠不要說不,上市不是問題,不上市也不是問題。如果為了上市而上市,當作目標,那很多事情就會走樣。經營企業要關注本質是什么,應該是制造出好的產品來服務客戶,通過企業的努力來改變行業的生態圈,又或者是想實現一群人的夢想。在實現這個本質的過程中能順便上市,回報股東,讓員工福利更好,何樂而不為!正象馮侖講過的一句話,實現理想,順便賺錢。但肯定兩者間是有先后順序的。

※《塑膠工業》:如果滿意指數是從1-10,你給拓斯達公司現在打幾分?

吳豐禮:很難量化。拓斯達最可愛的地方不是發展得有多快,而是有多穩。我們可以在進退之間拿捏分寸,不是被市場牽著走,而是有自己的選擇權。我們的發展一定是可持續的,不損害財務健康、團隊發展、企業文化,各方面均穩步推進,絕不會拆東墻補西墻。

      ※《塑膠工業》:不知拓斯達以哪家先進企業作為模仿、學習和趕超的標桿?

吳豐禮:模仿沒有錯,它是最快的捷徑,也是一種致敬的方式。但當你設定模仿對象的時候,就已經在扼殺自己的創造力了。法無定法,其實客戶就是你的最好老師。在這個行業,好的東西可以去學,但不會刻意作為模仿的對象,而且各家企業成長的土壤也是不一樣的。

      如果企業本來就是行業第一,那又該向誰去學!或知道能成為第一,那你去學第一,也永遠只能是第二。先進行業的今天就是落后行業的明天,先進行業的過去就是落后行業的現在。所以拓斯達要學,就一定要在先進行業里學。

      ※《塑膠工業》: 您對當前很時髦的“機器換人”有何看法?

吳豐禮:現在大家都在炒機器人,但越是炒得火熱,我越覺得不靠譜,真正做好工藝細節和應用方案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有100多名研發工程師,依然感覺到供不應求。其實自動化在中國是一門新興產業,很多人未必知道到底什么是自動化。比如說“機器換人”,什么是機器,買臺機械手或機器人就是自動化嗎?機器是一種生產方式,機器換人就是用先進的生產方式來替代落后的生產方式,換人并不是把人替代掉,只是優化。自動化是人、機、料、空間、物流、企業形象、工藝優化的整合,所以自動化絕不是買臺機器就能解決的問題。中國工業起步晚,自動化也是在10年前有這樣的概念。以前談自動化,但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最便宜的也是人,所以自動化并不受到特別重視。而10年之后就完全變樣了,突然間都在談機器換人,原先根本不知自動化為何物的人也蜂擁而入號稱做自動化和機器人,機器人拯救不了制造業,機器人只能解決生產中的局部而非全部的工藝。企業微笑曲線當中的兩頭是市場和研發,企業的重點并不是自動化。我不認為自動化在中國已經發展得很成熟,以現階段而言還無法完全取代機械手。自動化行業潛力巨大,但大干快上的現象是可怕的,現階段行業需要冷靜與清醒。

     ※ 《塑膠工業》:七年創業歷程中什么事情最讓您難忘?

吳豐禮:其實拓斯達還只能算是剛起步,一定要往前看,老是回憶過去的意義并不大,昨天的優勢與成功可能成為明天的障礙,沒有人能活在過去而取得成功,接下來的歷程才是更精彩的。展望未來,拓斯達將主要加大在制造業自動化的拓展力度,所以提出“做一年回本的自動化”,真正為客戶創造價值,提升效率。

 


      ★人物速寫


當天的采訪比預訂的時間推遲了10分鐘,原因是吳豐禮出差回來之后召集有關人員開會結束的時間比預計的要稍晚。完成會議之后,吳豐禮意氣風發地出現在記者面前,絲毫看不出疲憊之意,他談吐有力、反應敏捷,話語間還會帶著一些小幽默。


吳豐禮,江西九江人,從部隊退役之后,曾在廣東一家塑料輔機生產企業中工作。2007年創立拓斯達公司。


雖然出身軍旅,但吳豐禮聲稱他的管理哲學是無為而治,對內對外均如此,不刻意強調自己有什么,而是以員工和客戶為中心。


他剛剛參加了東莞市政府組織的優秀中青年企業家培訓計劃,前往上海復旦大學學習了一周時間。雖然拓斯達已經取得驕人成就,但吳豐禮認為這條路其實走得很艱難。他認為一家企業不在于誰帶團隊,重點在于團隊前進的方向在何方,而拓斯達就是一直在往山頂走的團隊。


吳豐禮熱愛跑步運動,就是出差時也不忘跑上幾公里。他分享跑步的感悟就是,跑步是一個自我對話的過程,使人在沉默狀態下保持清醒。而企業管理者最需要的是這份冷靜,迅猛發展之后不會頭腦發熱,而是把昨天的大門關上,明天未到也不會去想,真正活在當下,過程的精彩正由此而來。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