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穩則致遠 伯朗特六年內“重新定義”機器人?

 “大戰四方”的伯朗特董事長尹榮造(以下簡稱“尹董事長),這次又打響了價格的新戰爭。

作為機器人行業讓利降價的先鋒企業,伯朗特卻宣布自5月1日起,對非應用商漲價30%,此舉一出讓業界更看不懂了。

目前,正是伯朗特大舉推進2049年營收破萬億元目標之際。在2019財年,伯朗特實現營業收入5.29億元,同比增長17.08%;實現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489.40萬元,同比增長95.09%。

如何將萬億目標成功變現,提升品牌的市場認可度,并找到更大的增長空間,是尹董事長不得不面對的核心問題。在對伯朗特應用商模式和伯朗特供應鏈規則做了諸多探索后,如今,應用商和供應商成為尹董事長最倚重的力量。培養11880個公眾公司董事長來實現“伯朗特2049”,伯朗特正在擴大自己的企業版圖。

伯朗特:機器人“重新定義”者
“重新定義”?尹董事長認為,這四字是伯朗特機器人真正的內涵。“蘋果重新定義了手機,特斯拉重新定義了汽車,機器人要被伯朗特重新定義了?還是無中生有?”

在他看來,伯朗特“重新定義”機器人是對規則和人性的深刻定義。眾生平等的規則,讓喜歡和尊重規則的人都可以進入機器人行業。讓更多的人因為走進機器人行業實現自己的夢想。讓更多的機器人產品走進千家萬戶,成為生活的必須品。讓更多人體驗、驚艷于機器人的美好服務。

盡管在網上,尹董事長和伯朗特的爭議不斷。但我們可以看到伯朗特在堅持自主研發與創新,以高精新技術打造成為世界一流的柔性自動化品牌。伯朗特注重高科技研發團隊建設,建立研發中心,并引入PLM產品數據管理軟件,全力推動公司技術開發和產品創新進程。

機器人系統作為智能制造升級必備解決方案之一,尹董事長指出,伯朗特擁有先進的技術和資深的技術人員,通過客戶與市場的導向不斷改進,推出新機型,確保新機型的科學性、實用性。“到2049年,伯朗特人員構成80%以上是研發人員,發明專利授權目標破10萬件。”

或許2049年太遙遠,而2025年就在不遠的未來。六年前,伯朗特新三板掛牌,再過六年到2025年伯朗特真能“重新定義”機器人嗎?時間是最好的證明,而2020年,尹董事長只為解決伯朗特應用商掙錢的問題而努力奮斗。

“你們也試試,不然怎么對得起你們噴給伯朗特的口水。”

5月1日起,伯朗特對非應用商漲價30%,并隔空喊話,“你們也試試,不然怎么對得起你們噴給伯朗特的口水。”

一直倡導讓每家企業用得起機器人,伯朗特用降價策略讓同行頭痛不已,如今卻又調轉車頭,尹董事長再次站在風口。“因為漲價會失掉一些客戶,但長遠來看,這是從根本上解決了伯朗特應用商掙錢的問題,有錢掙了玩伯朗特的人會越來越多,我相信今天失去的市場,明天又會補回來,甚至再創新高。”尹董事長坦言越是混亂,越要保持“戰略定力”。

在“口罩經濟”籠罩之下的自動化產業中,伯朗特仍然堅守未來30年的初心,在尹董事長看來,轉行做口罩生產設備或許3個月就可以掙3個億,但是也會因為這3個月失去未來30年的發展,孰輕孰重?

一季度報告顯示,伯朗特營收同比減少39.53%。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材料及加工件供應方面,由于加工廠商復工時間延后及復產率不及往年,導致部分產品有銷售需求,但不能準時配套生產。

彼時,終端市場需求下降,應用商提貨的意愿也下降。在“自救”方案里,尹董事長總結了2020年伯朗特延續2019年“活下去”兩個目的:每個月5日發員工上個月工資和每月25日付供應商月結款。

模式與規則的力量
在形容與應用商和供應商之間的關系時,尹董事長開玩笑說,“伯朗特不是賣設備,我們是賣董事長的。”話雖有些調侃,但“伯朗特2049”不正是通過培養11880個公眾公司董事長來實現的?

伯朗特應用商模式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零成本創業還有50%的利差。而伯朗特供應鏈規則的核心是,新進入供應商必須比老供應商成本下降20%以上,才能通過研發中心品質和生產中心交期的驗證,才能成為該產品80%的主流供應。“伯朗特的大門永遠都是開放的,這就是規則的力量。”尹董事長說,只要有足夠的成本、品質、交期,任何人都能成為伯朗特供應商。

有自己的方向和能力,當他們需要投資時,伯朗特會毫不遲疑去幫助。伯朗特的目標是通過伯特應用商模式和伯朗特供應鏈規則,到2049年要培養11772家伯朗特應用商和108家伯朗特供應商掛牌新三板實現資產證券化。

而眼前,要解決的是伯朗特應用商掙錢的問題。“他們不掙錢,不要說2049年目標,就是2025年目標都完成不了。”在消息傳出來的短短幾天,市場正在發生微妙變化,每天來拜訪尹董事長的人也越來越多。

“伯朗特走絕路,對手就無路可走。”
“要么出局,要么來伯朗特走絕路。”尹董事長再次語出驚人,“我做好了用接下來的20個月,解決伯朗特應用商掙錢的問題而帶來出貨量下滑的心理準備了。這就是我常說的,不在乎一年、三年、五年怎么樣,只在乎2025年完成年銷售破40萬臺機器人。”之所以如此堅定的進行改革,因為尹董事長相信,危機時刻是改革阻力最小的時候。

疫情正成為智能制造取代人工操作的重要催化劑。疫情的到來,對中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制造業的生產、復工造成了一定的困難,促成了設備自動化、機器人智能化、車間數字化的勃興之勢。

隨著關于5G、AI、大數據等新基建政策的頒布與實施,智能化、數據化在注塑生產制造方面的應用更是大勢所趨,而作為國內先進工業機器人制造的龍頭企業,伯朗特走在了智能制造前沿。其多軸機器人適用于各種危險、惡劣環境下的單調、頻繁和重復時間長的作業,同時具有安全高效、智能易用、靈活輕巧、經濟可靠和低功耗等特點。

想要實現智能制造的最終目標和“伯朗特2049”,必然需要多點耐心,行業會給尹董事長和伯朗特足夠的時間。
 
  • 1
  • 2
  • 3
  • 4
  • 5